http://www.agateculture.com

军事资讯

时间:2019-11-25

往日里高邈在李显跟前倒也算是随意惯了,可今夜一谈之后,却猛然发现自家这个小主子心机着实深沉得可怕,心里头忌惮不已,这一听李显如此招呼,竟有些子手足无措了起来,哪敢再似往日那般冒昧,这便迟疑着不敢入座

李显默默地点了点头,并没有急着开口,而是面色复杂地看着高邈,沉吟着道:“孤自幼长在深宫,开了府,又被这高墙大院所困,不说亲朋,便是能接触的人亦是不多,你高邈是跟着孤一道长大的,算是孤的伴当了,孤不是个忘恩之辈,虽不敢言给你大富大贵,却断不会忘了你我自幼一道长大的情分,但凡能给你的,孤定不会吝啬,尔可信否?”

“这还有假,那李太史身兼两家之长……”高邈也是少年心性,虽说大多时候都在李显身边侍奉着,可闲暇时却没少跟府中的侍卫们瞎胡混,自是听多了所谓的江湖话题,这一说将起来便是滔滔不绝,兴起之际,唾沫横飞三千尺,直听得李显眼珠子都瞪得浑圆不已……

“殿下,奴婢所为皆是本份,纵使赴汤蹈火,也属该当之事,还请殿下切莫如此说法,奴婢,奴婢承受不起啊,殿下。”高邈虽不明白李显为何会说出这么番话来,可却听得出李显这番话里的真感情,也能感受得到这话里的真情意,登时便有些子吃不住劲了,一头跪倒在地,言语哽咽地回答道。

“奴婢愿为殿下分忧,还请殿下明示,奴婢自当奉行无误!”高邈原本担心是李显小孩心性发作,胡乱插手政务,这一听此举背后有着皇帝的密令在,胆气顿时足了起来,信心满满地回答了一句道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第六章谋定而后动子时方尽,正是好睡之时,任是谁在这等天寒地冻时分被搅了清梦,一准都

“啊……”一听李显说得如此严峻,高邈不由地便愣住了,惊呼了一声,又紧赶着用手捂住了嘴,满脸子惊讶之色地看着李显,等了好一阵子之后,见李显不像是在说笑之状,心头一沉,忙深吸了口气,强自将内心的波动压了下去,慎而又慎地回答道:“奴婢乃卑贱之命,得蒙殿下看重,自该为殿下而死,只是奴婢可以死,却不能因之误了殿下的大事,殿下若是不将实情告知,奴婢实不敢贸然应承”

子时方尽,正是好睡之时,任是谁在这等天寒地冻时分被搅了清梦,一准都不会有甚好脸色,高邈亦然,只是面对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周王李显,高邈实不敢出言抱怨,甚至连苦楚之色都不敢有所表露,只能是老老实实地躬身站在几子前,恭听李显训示,却不料李显除了先前高邈进门禀报时吭了一声之外,竟半晌都没再有言语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第六章谋定而后动子时方尽,正是好睡之时,任是谁在这等天寒地冻时分被搅了清梦,一准都不会有甚好脸色,高邈亦然,只是面对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周王李显,高邈实不敢

“谢殿下,恕奴婢放肆了,”高邈见状,不敢再多迟疑,恭敬地告了声罪,拘谨万分地跪坐在李显的侧旁

“哦?竟有此事?”李显前世那会儿过得糊里糊涂地,从不曾关心过武学,更不曾去了解那些所谓的江湖逸事,虽知晓李淳风之名,却不了解其人其事,这一听高邈如此说法,登时便来了兴致

“是,奴婢谨记在心,请殿下放心便是”高邈虽还是猜不太透李显的所谓计划,可也知晓此事非同小可,这便忙不迭地应了诺,

“起来罢,孤这话只说一遍,你只管记在心里便是了,孤定不负今夜之言,”李显虚虚地抬了下手,示意高邈平身,而后,深吸了口气道:“孤有一事要你去办,此事或有大凶险,却又不得不为之,只是孤自己不方便出面,你可愿帮着孤走上一遭?”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...

“那便好,唔,此事之根由不可对外人道起,便是派去的侍卫也不可明言,尔切记此言,勿失勿忘,若不然,孤恐也保不了你。”一听高邈应了诺,李显那肃然的小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,但却没忘了再叮咛上一番,

高邈哆嗦的动静并不算大,也就是衣衫摩擦着发出些细微的声响,可就是这么点声响却令李显从遐思里清醒了过来,微皱着眉头看了高邈一眼,语带关切之意地问询了一句道

“诏狱?上官大人?”高邈茫然地呢喃了两声,细细地看了看李显的表情,见李显既不像是在说笑,也没有丝毫改口的意思,脸色立马便凝重了起来,一头跪了下来,面色肃然地开口道:“奴婢虽不明殿下此举所为何为,然,既是殿下要行,必有行此之必要,奴婢自当遵行,请殿下放心,奴婢纵是死了,也绝不会将殿下牵入其中!”

“殿下放心,奴婢知道怎么做了,定不会辜负了殿下之重托!”一听李显已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高邈自是清楚李显的主意已定,再无更改之可能,这便一狠心,咬着牙关应承了下来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...

高邈这一日一夜来已被李显的各种反常行径搞晕了头,整个人都有些子混噩了起来,这一大樽酒下肚之后,思维反倒就此活络了不老少,此时听得李显说起习武之事,不由地便笑了起来道:“殿下真是贵人多忘事,若要习武,又何须远赴少林,咱府上便有数名出身少林的侍卫,真要学,在府上便能成,再说了,那少林寺虽高手不少,却算不得无敌天下,若要说剑法么,其实朝里的太史局掌令李淳风才是正儿八经的大高手。”

“好,这话孤记住了”李显既已下定决心要搏上一回,自是有着全盘的计划在,虽说前面所言的话里有着些猜测之辞,并不完全是事实,可也相差不远,再者,经历过前世相同的事情后,李显已然有了七成的应对把握,所差的只是验证自己的猜想罢了,虽有险,可李显却有着脱险的后手在,却也并不太担心自己会因此而深陷泥潭,此时见高邈领了命,李显笑着抚了下手掌道:“明日一早,你从府中侍卫里选出五十名忠实可靠之辈,由你统带,暗伏于诏狱之旁,并设法派人潜入诏狱中,以探听虚实,记住,没有本王之令,不可轻举妄动,一旦发现监察御史崔铉哲出现在诏狱,尔即刻赶至潞王府来见孤,孤自会有安排,此事若成,孤或得安矣,尔可敢为否?”

脸还是那张脸,人却似乎有些不同了,只是究竟有何不同高邈却怎么也说不上来,总觉得面前这个小主子身上多了些沉稳,少了些往日里时不时冒将出来的童稚,感觉过去像是换了个人一般,再一联想起白日里李显那显得有些子怪异的举止,高邈不由地便打了个哆嗦,暗自怀疑自家主子是不是撞了甚邪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...

“六年了,这时间可真不经过,一眨眼便溜达过去了,孤当年还是个满地乱跑的稚童,如今么,嘿,罢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李显心里头满是感慨,当然了,他真正感慨的不是这六年时间,而是前世那虚度的五十五年,只是这等感慨却实不足为外人道哉,此时,面对着上一世陪了自己一生的高邈,李显的眼睛不由地便微微有些子湿润了起来,这便长跪而起,脸色肃然地看着高邈道:“你可是奇怪本王为何此时唤你来么?”

“嗯,没事便好,”听高邈如此回答,李显也没多坚持,点了点头,转开了话题道:“本王若是没记错的话,你到本王府上已有六年余了罢,”

“这就对了,来,先陪孤饮上一樽。”李显笑着拿起酒壶,一压手,阻止了高邈试图接手的举动,为其斟满了一樽酒,而后笑呵呵地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樽,比划了一下之后,一气将樽中之酒饮尽,哈哈一笑道:“孤听闻河南郑州有一少林寺,其内高手无数,还曾救助过先祖太宗,素神往之,若能拜其中大德高僧为师,练上一身本事倒也是佳事一桩,若得闲,你便陪孤走上一遭好了”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...

“殿下好记性,奴婢乃是显庆四年九月进的府,到今日算起来该是六年又三个月了”高邈没搞懂李显为何好端端地问起此事,可也不敢乱问,只能是陪着笑回答道

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:盛唐风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盛唐风流小说完整版,读者请从此处阅读...

别看李显说得如此轻描淡写,可落在高邈的耳朵里,却跟炸了雷一般,直震得头晕目眩不止——诏狱乃是国之重地,关押的全都是钦犯,一旦被关入内,十有难逃一死,似这等所在可不是等闲人可以靠近的,别说高邈这么个小宦官了,便是李显本人要想去诏狱也得请了旨意方可,真要是在其中闹出乱子来,那一准是举国轰动的大事,这可是要掉脑袋的活计,由不得高邈不惊魂万分,嘴角抽搐了半晌,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方好了。

“没那么严重,起来说话罢。”李显摆了摆手,示意高邈站到身边来,自信地笑了笑道:“上官老相之所以被陷诏狱,乃是被人构陷,父皇处早已有所察觉,只是其中牵涉颇深,案情复杂难明,不好遂释,特下令大赦天下,以救上官老相脱此大难,如今诏书已备,只是尚未宣明天下,在此期间,恐有小人假传圣旨,胡作非为,孤身为亲王,断容不得奸佞宵小横行,且父皇处也有此交待,你只管行去,真出了乱子,自有孤扛着!”

高邈这番回答显然算不得慷慨激昂,然则李显却并不因之而生气,恰恰相反,正因为高邈不轻诺,李显反倒更放心了几分,当然了,有着前一世相伴一生的情分在,李显早就知晓了高邈的谨慎性子,对其如此答话,自是一点都不以为奇,这便温和地笑了笑道:“不是本王要瞒你,只是此事关系着实重大了些,若不成,不单朝堂将有弥天大祸,便是孤也将因此而深受其害,为大计故,虽是行险,孤也认了,其余的话,孤不想多说,尔所要做的便是帮着孤盯紧诏狱,阻止某些小人对上官老相的暗害,你可敢为否?”

“不必如此紧张,孤不会派你去送死的,相信孤,孤自会有安排”李显很清楚诏狱是何等所在,故此,对于高邈的迟疑自是理解得很,并未因其迟疑不答而动怒,而是温言地解释道。

“那好,这事便这么定了,左右离天亮还有些时间,却也不急着去办差,就先赔孤聊聊好了,来,坐下罢,”眼瞅着与命运抗争的第一步即将迈出,李显的心情自是激动得很,哪还有半点的睡意,眼瞅着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,闲着也是闲着,这便招高邈对坐而饮